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魔的超媒体观察

 
 
 

日志

 
 
关于我

后来者往往从颠覆游戏规则开始,Windows、门户再好也将被人们遗忘,并消亡。微软的思路不会只停留在“超级平台”上。Google与微软的未来之路都将是——“超媒体”。“超媒体”必将彻底改变互联网,乃至整个信息社会的格局与游戏玩法,包括我们的思维方式与生活方式。“超媒体”将让世界更扁平,在不久的未来每个人都将具有媒体效应。

网易考拉推荐

建立“世界难题博物馆”的倡议  

2006-07-05 21:4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建立“世界难题博物馆”
与中国Puzzle俱乐部的倡议
  我想应该有一个展示全世界Puzzle的方方面面的在线博物馆,永久性地为全世界的Puzzle的设计发明家与爱好者免费开放。
 
■文/阿魔
 
 
建立“世界难题博物馆”的倡议 - amnews007 - 阿魔的超媒体观察
  2006年6月10日,我在我新浪blog《超媒体观察》中发表了《“世界难题大赛”竟然没有中国人》一文(http://blog.sina.com.cn/u/562621d0010003wn),短短几天有4000多人阅读,有近百人看后回帖或留言,大家都非常重视这件事情,这让我很感动,特别是网友Mr明轩,他在给我的回帖中说:“仔细看了参赛细则就会发现,不是中国人不想去参加。而是迄今为止国内根本没有类似团体或者机构向组委会申请,作为中国赛区的组织者。普通的中国人必须先向国内的组织者申请后才能有参赛资格,我们连个组织者都没有,怎么能参加比赛?
  再说申请成为组织者的身份问题,原文如下:
  Each country can be represented by one legal body only. Ingeneral the legal body has to be associated with puzzles. It couldbe a puzzle club, publisher of puzzles, newspaper et cetera.
  必须是有关迷题的俱乐部,出版社或者报纸等团体。试问我们现在中国有这种实体的存在吗?有的话,有足够的经济力量去支撑这个任务吗?迷题大赛这种是属于小众团体的比赛,中国赛区喜欢热爱这项运动的人都还没有聚集起来,有很多想参赛,只是因为在报名网站的左侧找不到我们国家的名字而已。如果王先生为此比赛没有中国人而真正的感觉到不平的话,不如就以你为组织者向组委会发出申请,让我们中国赛区有一个合格的组织者为先吧。别老是站在现象的旁边看热闹!”
 
  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做些事情,Mr明轩的建议非常好,我会去努力做这件事情的,也希望热爱“难题”的朋友能互相沟通,大家可以在这里留言,看可以用什么样的方法更好的组织大家,争取尽快成立中国Puzzle“难题俱乐部”。
 
  当然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也非常需要志同道合者的帮助,我希望像Mr明轩这样的朋友能加入这个“俱乐部”,大家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我很愿意为大家服务。
 
  Mr明轩又回复说:“之所以留言,无非是因为我也是一个谜题爱好者。如果有需要,小生肯定会第一个加入这个‘俱乐部’,竭尽我能来建立我们的团体。详细的想法,我会在近段时间给您email,希望我们这个‘俱乐部’可以早日建立起来,而不是停留在网上空谈上。”
 
关于WPF世界难题联盟
  世界难题联盟是是一个国际组织。它是致力世界Puzzle难题领域的法定国际团体协会。它追随奥林匹克精神与标准,为世界各地带来难题和组织每年世界难题冠军赛(WPC)每个国家只能由唯一的一个法定团体代表参加WPF。
世界难题联盟的目标是:
 为世界难题的国际交流提供想法与手段;
  刺激全世界在难题领域的创新;
 监督每年世界难题冠军赛(WPC)和其它难题活动;
  在全世界的难题爱好者之中促进友谊。
WPF主席:Vítezslav Koudelka (捷克)
WPF秘书长:Peter Ritmeester (荷兰)
 
  截止目前,中国还没有加入WPF世界难题联盟,世界难题联盟现有32个成员国,他们是阿根廷、奥地利、比利时、巴西、保加利亚、克罗地亚、捷克共和国、丹麦、爱沙尼亚、芬兰、法国、德国、匈牙利、印度、意大利、日本、韩国、拉脱维亚、马来西亚、秘鲁、菲律宾、波兰、罗马尼亚、俄罗斯、塞尔维亚&黑山、斯洛伐克、瑞士、荷兰、土耳其、乌克兰、英国、乌拉圭、美国。
 
我能做些什么
 
  时间好快,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没有收到Mr明轩的信,但我想我说了就一定要去做,中国总的有人来做点什么!好!那我就来做!我决定!我来建立“世界难题博物馆”与中国俱乐部。
 
  我第一个接触的就是日本最有名的Puzzle大师AkioYamamoto先生,我通过我在日本的好朋友Rui与AkioYamamoto先生联络。
 
  AkioYamamoto先生做事情非常严谨,他先是对我没有打招呼就在文章中使用了他和其他大师的漫画像与照片提出了中肯的批评,他给了我许多很好的建议,我为此非常感动,一方面向他道歉,一方面接受他的建议立即修改了我的blog文章。
 
  当然,没有Rui和她先生的多次无偿的帮忙我也许什么也做不到,我一点日文也不懂,英文也很不好,我希望有更多的朋友一起把这件事情做起来,我也向Rui发出了邀请,请她也加入到我们的俱乐部中。
 
  AkioYamamoto先生提醒我一定要征求每一个Puzzle大师的意见与认可,我想这也许是一个浩大漫长的过程,毕竟这些大师来自世界各地,还有有荷兰的、乌克兰的语言也许是最大的障碍,但总得有人去做,为什么不是我?好我做!
 
  在此我也向各界懂得各种语言的朋友发出一个志愿者邀请,希望喜欢Puzzle加入,大家共同把这个事情做起来。
 
我的倡议
 
  我看到目前的一些西方的Puzzle网站对于Puzzle大师的介绍不够详细,这将不利于人们对Puzzle的深刻理解,与这个特殊的领域的更好的发展。
 
  我非常认同IPP与WPF的理念,我认为Puzzle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文化,不仅仅是智力玩具,应该受到更高与更广泛的重视。
 
  生活在这个时代是幸运的,因为我们不是只能看到那些古代的Puzzle作品,AkioYamamoto、Serhiy Grabarchuk、Oskar vanDeventer以及更多的这个时代的Puzzle大师正在让全世界进入一个与过去完全不同的Puzzle新时代。
 
  我注意到一些Puzzle大师不仅仅是Puzzle的设计发明家,还是Puzzle的考古与研究家,但我想应该有一个展示全世界Puzzle的方方面面的在线博物馆,永久性地为全世界的Puzzle的设计发明家与爱好者免费开放。
 
  我想建立在线的“Puzzle世界难题博物馆”是完全公益的,是专门介绍puzzle的“没有围墙的博物馆”,我会和各地的puzzle大师联络,尊重大家的意愿建立这个网上的免费的“Puzzle网上博物馆”,我想这应该是世界各地的Puzzle人士共同的网站,我将把这个“Puzzle网上博物馆”做成英文、日文、德文和中文的。
 
  我在日本和德国的朋友都将和我一起为此努力,这个Puzzle网上博物馆将是大家的,关于Puzzle网上博物馆的具体结构我正在策划之中,大体上会包括:Puzzle的起源与历史、分类、重要的设计者与发明家、重要的Puzzle作品的网上展示、世界相关的组织与比赛、重要Puzzle网站的链接,我也特别希望得到您的建议。
 
  对于每一个Puzzle大师我都会一一联络,我希望能按照大家喜欢的方式在网上介绍Puzzle大师,当然介绍的文字需要事先征求意见与许可,这也许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我会不断地去努力。
 
  虽然我非常认同IPP与WPF的理念,但我想我要建立的“Puzzle世界难题博物馆”与IPP与WPF有两点不同。
 
第一、普及推广Puzzle运动与文化
  Puzzle世界难题博物馆的宗旨在于“普及推广Puzzle运动与文化”,启发人类的智慧。
第二、给Puzzle大师以更大的尊重
  Puzzle世界难题博物馆致力于给这些为人类的智慧做出杰出贡献的Puzzle大师以更大的重视与尊重。
 
什么的Puzzle难题
 
  Puzzle难题,Puzzle在英语中有难题、拼图的含义,我们常见的华容道、七巧板、九连环、鹿角扣、M扣大都属于Puzzle难题,那么这里所说的“难题”是不是就是智力玩具,如果按照过去的说法人们往往都把它们算做智力玩具的范畴,或者说是成人智力玩具的范畴。
 
  但事实上,如果把近6年来在全世界兴起的Puzzle“难题”热简单看作是成人玩具,就显然忽视了其在推进人类几何学、逻辑学等方面的重要作用。
 
  当我仔细查阅自2000年前后在赫尔辛基、莫尼黑、比萨、东京、芝加哥与安特卫普等地的世界难题大赛的网上卷宗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当今世界难题大赛的作品与其间蕴含的智慧,已经远远超出了一般意义上成人玩具的范畴。
 
  并且Puzzle“难题”似乎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拼图”,Puzzle“难题”更注重几何机械结构的拼装组合与拆解。每一件作品比仅仅是一个超级的智力难题,更是一件非常非常性感与非常非常Cool的“智慧艺术品”。
 
Puzzle是一种绝妙收藏品
 
  如今Puzzle“难题”不仅仅在全世界拥有许多爱好者,设计者,研究者,更涌现出一些专门的收藏家,著名的如JerrySlocum 和 Edward Hordern。
 
  事实上,收藏“难题”远比收藏其他的物品更有价值和意义,一个发行量很小的甚至难题是设计者自己亲自手工打造的“难题”一般也就30美元,而模量产的“难题”也多半只有10几美元,这显然比那些瓶瓶罐罐或斑驳的旧物、华丽的车模更有艺术与实际的意义。
 
  阿魔本人也将致力于成为中国的“难题收藏者”与“难题研究者”、“普及推广者”。
  
  (我新建立的《世界难题博物馆》的地址是:
http://blog.sina.com.cn/u/1241040970 谢谢大家阅读本文,期待聆听大家的意见与建议。)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