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魔的超媒体观察

 
 
 

日志

 
 
关于我

后来者往往从颠覆游戏规则开始,Windows、门户再好也将被人们遗忘,并消亡。微软的思路不会只停留在“超级平台”上。Google与微软的未来之路都将是——“超媒体”。“超媒体”必将彻底改变互联网,乃至整个信息社会的格局与游戏玩法,包括我们的思维方式与生活方式。“超媒体”将让世界更扁平,在不久的未来每个人都将具有媒体效应。

网易考拉推荐

伟大比IPO更重要  

2007-06-12 09:18: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risSchaepe:伟大比IPO更重要


采访=王鹏越 撰文=许凤婷

 

伟大比IPO更重要 - amnews007 - 阿魔的超媒体观察  风险投资或许是商业社会中最需要冒险精神的行业之一,而当记者看到光速创投的创始合伙人ChrisSchaepe,却发现他的言行极为谨慎,连回答“第一次到中国是什么时候”这样简单的一个问题,也要先拆解为“这取决于什么时候把香港算进来,我在1995年第一次到过香港”。
  去年,光速创投在中国正式设立办事处,上海成了抢滩中国的桥头堡。Chris有了更多机会了解这个古老的国度和新兴的市场。Chris的中国情结却在更早以前就开始,1994年,他在美国加州结识并迎娶了一名祖籍上海的中国妻子。当被问及“你的妻子是否提供了很好的建议,帮助你深入了解中国情况”,Chris认真而不失幽默地告诉记者,“我的岳母对我的帮助更多一些”。

Chris Schaepe三大投资信条
1、好的项目比完善的管理团队更重要
2、必须有挑战CEO的人存在
3、建立一家伟大的公司比IPO更重要

 

Christopher Schaepe个人档案
光速创业投资基金的创始合伙人
1991年加入Weiss,Peck & Greer VenturePartners,后以主管合伙人的身份带领公司于2000年更名为LightspeedVenture Partners.
在此之前,于Goldman, Sachs &Co公司从事企业融资和资本市场的工作。此前作为软件工程师服务于IBM。
拥有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工程学学士学位和电子工程学硕士学位,并在斯坦福商学院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但或许正是由于他的谨慎和洞察力,让他在16多年的VC生涯中写满了经典的投资案例,包括一些列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Brocade (NASDAQ: BRCD), Ciena (NASDAQ: CIEN), eHealth(NASDAQ:EHTH), Riverbed (NASDAQ: RVBD), Transmeta (NASDAQ:TMTA)等等。在去年的全美IPO排行榜上,RiverbedTechnology囊括最佳收益股票、最佳科技类股票等桂冠。
  每年2月,美国《福布斯》杂志会根据上一年的各项科技、生命科学投资个案,选出前一百位“点石成金(ForbesMidas 100List)”投资者,从2001年起,Chris年年入围其中。

共同成长让我很有成就感


Q:什么原因使你选择风险投资家作为职业?
A:那我得好好想想,那是好久的事情了。80年代初我从MIT计算机工程专业毕业后,在IBM工作过一段时间,之后进入全球最著名的投资银行——高盛做金融服务。所以我觉得自己有这两方面的背景优势,即投资和技术结合起来,所以最终选择了风投作为职业。

Q:在你从事VC行业2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最有成就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A:首先是可以有机会和光速一起成长,这就是我最有成就的事情。因为这是我一手创办的公司,而且运作业绩很不错。我们已经操作到第七支基金,最新的一支基金LightspeedVII是4.8亿美金,这样加上2000年LightspeedVI的8亿美金,公司总共管理的资金达到13亿美金。而且公司目前在美国、中国、印度、以色列都有分支机构,这让我非常自豪;其次,我能帮助很多第一次创业的企业家,从零开始一直做到上市。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已经投资了12个企业,都已经上市的,其中大部分是第一次创业的企业。

Q:在你的投资的经历中,是否经历过一些你认为艰难的甚至是危险的时刻?
A:在做投资决策时,必须关注到这家公司所在的行业所处的周期。有一个例子,在我99年的时候,我投资了一家做电子商务的公司。在2000年~2002年互联网进入了泡沫破灭期。当时遇到非常多困难,几乎无法坚持下去,但是我一直作为他们的董事会成员,帮助他们进行融资,终于最艰难的时期过去了,这家公司在06年上市了。这是一个难忘的经历。这家公司是Ehealth。总部位于加州,但是在中国有一个办公室。

Q:我们注意到,在你的基金投资的企业中,21家上市,14家被顺利收购,有没有失败的经历,又是如何应对的?
A: 作为这个行业的本质,在早期投资技术类的企业是有很大风险的,所以关键在于尽早发现可能出局的特征,不要在当中投入过多的资金。

 

伟大比IPO更重要


Q:从一个VC的角度,你看重的公司需要具备怎样的品质?
A:我会看重它是否是一家伟大的公司。

Q:那么在你心中,怎样的公司可以称得上伟大?能否举一两个例子?
A:所谓伟大的公司,每个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见解,在我看来,一个伟大的公司首先一定要在市场上占据一个绝对主动的市场份额;第二,这家公司一定要能不断给市场带来创新的产品,并且要能保证是高质量的创新产品;第三,要能真正起到一种领袖作用;此外,在公司的氛围里,一定要能让员工有很好的职业发展。这方面很典型的一个例子是思科;在中国,华为做得很棒;在新生力量中,国外的salesforce.com和中国的分众传媒都不错。

Q:你刚才提到,投资人与创业者是合作的伙伴关系,请具体谈谈,投资者在此过程中重点需要把握哪些方面?
A:除了资金以外,投资人的作用主要有五个方面,顺着创业者的发展轨迹来说,第一步,是帮助其改善团队的质量,抓住机遇;第二步,是帮助找到公司的业务伙伴;第三步,在关键的市场策略上提供咨询和建议;第四步,在企业不断的融资过程中,把创业者介绍给外界的投资人;第五步,在公司上市后,能够继续在董事会中起到领导性作用。

Q:假设有两家创业公司,一家有着良好的技术前景但管理团队相对薄弱,另一家在技术方面并不太强,但有着优秀的管理团队,你会更看重哪一家?
A:我会更看重良好的技术背景。因为好的管理团队可以通过招聘获得,但是先进的技术,好的理念却很难在市场中获得。当然,前提是管理团队非常开放和包容。

Q:如何衡量被投资公司的执行力?有的创业公司可能会把商业计划书做得非常漂亮,但是执行力如何考量?
A:这就依赖于判断力了。同时这也与创始人的个人态度非常有关系,他必须是非常开放,能容纳其他人来参与和提供帮助,而不是独断专行。在美国,我们投资很多第一次做企业的人,在我个人的职业生涯当中,在最终成功IPO的12家里,大部分都是第一次做企业的,所以这就是一个判断力。

Q:你在审核一个管理团队是否强大时,考查的最主要的因素是什么?
A:第一点,在团队内部你一定要找到非常精通这一领域的人,在这个行业中经历了很多年,有成功的经历;第二点,团队的成员要能给CEO以非常有建设性的意见,而不是一味的去尊崇CEO,他一定要是能够给公司带来贡献的,甚至在某些方面能够挑战CEO的想法。

Q:你会对什么样的公司说“No”?
A:其一,市场空间不是在走上坡路的;其二,产品没有足够的创新优势,与市场上现有的产品同质化;第三种,对资金的使用做不到非常有效,或者对资金量的要求太高。

Q:如果有一个很好的项目,但是其团队的战略思路与你的不太一致,你会怎么办?
A:我们首先要确定的是,这是否确实是一个好的机会。接下来我们会观察,管理团队如果有足够开放的态度,我们当然会尽力说服他们。然而,归根结底,我们不能代替他们做所有的事情,最终我们还是会信任管理团队,他们得依靠自身去制定战略和执行管理。

 

拒绝跟风


Q:你觉得你的公司在投资领域中的竞争优势是什么?
A: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也是被经常提及的问题。首先,我们会通过投资履历表来说服企业家,我们有着非常好的历史。在风投领域,我们在硅谷,在全球都是第一流的。其次,我们能给企业带来的帮助是全球性的,无论是在美国、还是中国、印度、以色列我们都可以为企业家带来帮助,没有地域限制。另一个值得一提的是,我们有一个制度是任何一个项目我们都会安排两位合伙人去管理,比如在中国的投资业务,我们会有一位中国的合伙人和一位美国的合伙人,相比较而言,和竞争对手相比,企业能从我们这里获得更多的支持。

Q:投资的退出机制是什么样的?
A:我们投资的一个最重要的价值取向,是要有足够大的市场,能够支持一个独立的上市企业,所以IPO是我们的第一个退出机制。

Q:有14家企业是被卖掉了,这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呢?
A:然而我们不希望IPO成为唯一的退出机制。至于被卖掉的企业,有两种情况,第一种,在IPO之前,公司管理可能会接受非常优厚的收购要约;第二种,在市场和环境的变化中,公司的主营业务也发生很大变化,这也是最终没有上市的原因。

Q:目前,视频、新媒体、移动、半导体等行业备受风险投资的关注,你最关注的行业有哪些?
A:我们通常都不会跟风,当然你提到的那些行业也是我们关注的一部分,在这之外,我还会看清洁能源、特殊的一些服务,包括金融服务、消费者服务。当然,更重要的是要有好的理念。

 

和创业者同甘共苦


Q:在你的经历中和中国有很多的关系,是什么促使你这样做的?
A:技术的创新通常会在世界的不同地点同时兴盛,而我们会紧跟技术发展的潮流,在这些不同地区开展业务。据我们观察,中国当然是这样一个关键的创新之都,所以我们一定要在这里有所作为。在中国,我们非常看重三点:一是良好的大学教育体制;二是有非常强大的消费群体;三是在文化上层面的积淀。这些都是产生技术创新最重要的来源。

Q:目前光速在中国投资的成功率大概是怎样的?资金回报率如何?
A:现在谈这个问题还为时尚早。需要再等上两、三年时间。一般VC回报期是5~6年,而很多公司我们才做了2年。

Q:光速的新基金LightspeedVII中会有多少投入中国?在中国的投资还刚刚开始,你在募集资金时如何说服你的投资人的?
A:投资人对我们的信心主要来源于我们过去的成绩。我们是一个全球性的基金,合伙人有超过20年的国际管理经验,使得我们可以在美国、中国、印度以及以色列……在全球开展业务。再加上我们雇佣优秀的合伙人和团队常驻中国,这样的本地加国际的组合非常有力。在刚刚开过的年会上,我们的投资人对此反应非常积极。

Q:你如何评价腾讯、盛大和分众这样的上市公司,你的公司下一步在中国是否会考虑选择投资更大的公司,而不是初创的公司?
A:我们投资的公司不能保证每一个最终都能做到像腾讯和盛大那样成功。在行业里面,比较好的投资人,投资10家能有3家成功上市,4家作的马马虎虎,剩下的3家可能就不是那么成功了。在我们目前在中国投资的5家公司里面,一定是有机会可以成长为非常成功的公司。

Q:你对想获得VC的中国初创型的公司的建议是什么?
A:首先初创公司一开始就要着眼于建立一支非常强的管理团队,其次,要将所有的精力集中于建立一个非常伟大的公司,而不是仅仅做一个上市公司,上市不应成为一个企业的终点,第三点,对于投资人的态度应该是,将投资人定位为合作伙伴,是要和你一道同甘共苦的。

Q:许多中国的企业有好的点子,但是在寻求VC时却无法提供好的商业计划书,你会怎么处理?
A:我们会花一段时间去孵化这个项目。我们做了很多种子期的投资,通常数额是非常小的,需要3到6个月时间,去帮助那些有好点子的人去完善他的商业计划,并且找到一些合适的人加入团队帮助他,和他探讨未来的策略,最后再决定这究竟是不是我们要做的投资项目。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